回到主页

旧法租界小时光

徒步计划

· 品牌资讯

每个人心中都有诗和远方

在自己的旅途中怀抱初心

TRICKCOO守护你的勇气与梦想

行走的本能将是探索世界的原始动力

本次的新专题以徒步的形式

寻找那些埋藏在或街角弄堂、

或山野河畔的诗和远方。

NO.1 婆娑梧桐斜影语

运动记录

汾阳路——进贤路——香山路

路程:8.6KM

步数:12000+

用时:2h

消耗:312千卡

出行装备:TRICKCOO骑行风衣

TRICKCOO米色双肩包

从上海图书馆站下来,寻觅着旧时法租界的小布尔乔亚的气息。柏油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斜倚着,夏秋之交的太阳也不再火辣,那些被梧桐叶筛过的光斑静静的投在过往行人的身上。

汾阳路,进贤路和香山路是三个主要目的地,不过这里似乎更欢迎漫无目的的漫游者——沿街不经意出现的老洋房、充满小资情调的咖啡馆古董店;同时,偶尔看到梧桐树枝上挂着的晾衣绳和一眼看不到尽头堆满杂物的弄堂,又时刻提醒着你,老上海味道的生活方式洋洋洒洒的迷茫在街道上。

老洋房斑驳的墙面

历久沧桑

如今依然有人

居住在这里

门口游人勿扰的字样

留下无尽的神秘感

装备介绍

本次徒步,不如说是散步,漫游,奇遇记。间歇性伴随着在小店、弄堂里流连忘返,因此行进速度很慢。初秋的周六永远都是散步的好天气。

早秋的上海在午后还没退去燥热,太阳稍斜一点时又多了几分凉意。一件TRICKCOO骑行风衣就能完美解决温差变化带来的问题。

面料兼具防晒和防水性能,面料亲肤舒适,帽子上的镜片和反光标志让衣服的时髦值蹭蹭蹭上涨。

这个拥有超大容量空间也具备防水功能的漂亮宝贝是TRICKCOO秋冬米色背包。根据人体工学结构设计的背袋有效分解了压力。无论是旅行还是日常生活都能成为吸睛的利器。

以上装备均已上架TRICKCOO官网商城

正文开始 · 多图预警

👇👇👇

汾阳路

汾阳路,1902年由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以法国驻华公使名命名为毕勋路(Route Pichon),1943年汪伪政权接受上海法租界时正式改名“汾阳路”。

没有过往嘈杂的车辆,行人也不多。周边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剧场以及上海音乐学院。惟其如此,才能一直用最闲适的心情漫步。

(初秋的普希金雕塑)

可以避开繁华,只需要朝里面走上十几米,往回望,汽车还能看到,车声却奇迹般地消失了。走在其间,内心平静下来,脚步也不由自主地缓慢下来。

(摄于汾阳路)

路上看到最多的就是乐器铺,行人也常常背着各种提琴长管行色匆匆。这里有着最浓郁的欧洲风情。

上海音乐学院

汾阳路20号

汾阳路45号,这是一幢西班牙建筑风格的独立式两层楼花园住宅。由匈牙利著名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建于1932年。曾是丁贵堂的住宅。

屋顶的红色筒瓦,山墙的帕拉第奥式窗,阳台的铸铁栅栏,门窗纤细精巧的水泥砂浆雕饰,窗间的螺旋形柱,都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汾阳花园酒店

汾阳路45号

进贤路

进贤路,1926年才修成,全长约300米,地处当时法租界。过去叫“普恩济世路”(Route JohnPrentice)。

进贤路短短几百米的小街浓缩了整个海派江湖。这里没有崭新的街面,取而代之的是伸向旁道树的长晾衣架子,隐匿于门店间的市井弄堂,旧时风貌留下的二层阁楼。

“街道不那么干净,房子也不那么漂亮,新的东西却在不断生长。”新潮和时髦的设计师小店纷纷把自己挤在低矮的屋檐下,时尚多了一份与城市相融的安逸。

(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卖部,为过往的行人提供饮料和零食。窗户上贴着白底红字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电饭锅中冒着蒸汽,屋里的大伯(看上去年过花甲)在弹木吉他。)

八十年代特色的两层厂房,还能看到小胭脂店和小饭店的身影。饭店最不缺的就是人气,三四张桌子就开张营业。

来吃的都是老街坊,或是回忆的寻觅者。环境么拥挤,饭菜么家常,价格么挺贵,老板么老奎,吃么又爱吃。

就是这种温暖奇幻的感觉。

海聊老姐妹儿

西餐小红楼

香山路

香山路,东西走向,只有328米。这里原名莫里哀路 (Rue Moliere),1914年法租界公董局修筑。1943年汪伪政权接受上海法租界时正式改名“香山路”。

去香山路的路上遇见了著名的兰心大剧院。如今它依然发挥着剧院的作用。

从进贤路往南一直走,才到了香山路。走到这里已经有了些许疲惫感。好在沿街都是小吃店以及美丽的慰藉心里的风景,走走停停。

香山路是上海近代史的标本,每栋建筑都藏着那个时代风云变幻的故事。

这里远离上海滩的繁华,红色砖墙、木制百叶窗、铁艺栏杆,半圆形大阳台……新派中产阶级曾经在这里建造他们的田园梦境。据史料记载,当时的旅华法人口中,此地有“小瑞士”之称。

(摄于香山路6号花园内)

故居是需要门票的,成人票20,学生票及老人票半价。

孙中山故居

香山路7号

大概是因为孙中山落脚此处,当时国民党许多元老也都居住在这附近,比如吴稚晖、叶楚伧,还有社会活跃人士如陈独秀、何香凝、柳亚子等。

如今的香山路早已褪去了二三十年代的显达色彩,重新装修,老建筑也纷纷挂牌。这里多了一份萧瑟和唏嘘的美。本次徒步之旅也在此结束。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